将植物融入书籍,用生命为历史作序

✤❀

导语

继4月22日聚祥公益基金会携手星河COCO City举办“万物生长”植物标本公益展获得良好反响后,5月21日至6月5日,聚祥公益基金会继续携手鄂尔多斯市图书馆开展植物标本系列公益展第二期——鄂尔多斯市药用植物标本展,此次展览涵盖世界文化发展日、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世界环境日、六一儿童节等多个具有代表性的节日。共展出鄂尔多斯市药用植物200余份,另外还有本⼟植物学家吴剑雄、刘桂蓉夫妇编撰的《鄂尔多斯药用植物志》,这是⼀部集科研、科普、应⽤于⼀体的科学著作,并作为区域性中蒙药材研究的⼯具书,第⼀次将中、蒙药材有机地结合在⼀起,这对天然药物新资源的开发利⽤、新药和保健⻝品的研制等都具有重⼤意义。

“万物生长”植物标本公益展之药用植物——献给鄂尔多斯的守护者

 

每个人的青春里,大概都有一枚压在书本里的美好,或是一朵夏日的花,或是一片秋日的叶,放在某本书的某一页。每每打开,总有一种像是准备拆礼物的好奇,时间累积而成的出乎意料,加上日复一日的等待,往往比打开之后的结果还令人感慨。

写一行小楷做成书签,偷偷夹在某个人的书本里,是期待、是惶恐、是一段青涩而隽永的回忆。留不住夏天,就把夏天最馨香的那朵花给你;留不住秋天,就把秋天最娇艳的那片叶给你。这,应该是标本赠予我们的青涩浪漫。

但青春总会过去,往事亦会如烟。岁月的跌宕中,我们会在种种得到与失去中长大,时常在想:生命的终点,一定是走向消逝吗?在没接触鄂尔多斯市诸多植物标本之前,⼤家可能是这样认为的。

将植物融入书籍,是一份份鲜活如许的标本,亦是一本本流传于世的典籍。

 

 

01

以 沟 壑 为 柢

令 万 物 生 息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鄂尔多斯高原早在恐龙存在的侏罗纪和白垩纪,就形成了高原基底,这里复杂多样的自然环境,以及严苛而独特的地理地貌特征孕育出诸多特有、珍稀、濒危的植物种类,形成十分丰富的植物区系,是我国八大生物多样性中心之一,素有“北方天然植物园”之美称

在这里,每一株植物都是特别珍贵的存在,而药用植物更是如此。

鄂尔多斯在历史上曾是一个相对闭塞的地带,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各族人民习用植物药草治病,在生老病死全凭“苍天眷顾”的贫瘠年代,药用植物见证了鄂尔多斯高原上一世又一世的人生百苦。

是以,在医药水平如此发达的今天,中、蒙药材依然在民间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诸多民间医药传统知识也随之代代相传,具有极高的研究整理和保护传承价值。

在漫长历史的洪流中,有些药用植物成为这里最古老的守护者,在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残酷法则里,它们跨越了几十个世纪,轮回至今。

没有哪一种植物可以永生,它们只是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自然平衡。

 

 

02

以 岁 月 点 墨

用 信 仰 落 笔

 

华夏之广袤,遍地皆木草;中药之奥妙,一边被误解,一边被正名。神农尝验百草,才有了上古医药神话的传说;李时珍从千万字札记中,凝练出巨典《本草纲目》。

那些不被熟知的花草,或为毒、或为药,在前人代代相传的历史中被推翻、被佐证、被记录、被传承,造就了中国药用植物源远流长的发展道路。

回溯历史,中国有诸多医药典籍流传至今,而那些治病救人的本草里,或许我们也曾在这片土地上见过,其实早在1500年前鄂尔多斯甘草就以“美草、密甘”的雅称记载于《神农本草经》

每一个时代,都不乏鞠躬尽瘁为“本草”传世而奔走四方的人,过往是,当下亦如是。

本土植物学家吴剑雄和刘桂蓉夫妇于2014年开始,经过五年的野外调查,按照药用植物的不同性状,分别进行植物拍摄和标本采集等鉴定工作,完成了《鄂尔多斯药用植物志》一书的编撰工作,填补了鄂尔多斯市在药用植物研究领域的空白。

他们多年如一日地坚持,让我们看到信仰的力量穿透岁月长河,流淌至今,依然炙热。

有些人,生而平凡,但却足够伟大。

 

 

03

以 本 草 之 名

为 诗 词 作 韵

 

本草为药,也许无法治愈这世间所有的疾苦,但却能勾勒出这俗世中各种情深。

如⾮筹备这次药⽤植物标本展览,竟不知本草既能化为药方,亦可撰写曲韵流觞。

- 本草入对 -

红娘合欢一见喜;紫苑迎春广木香

独有痴儿渐远志;更无慈母望当归

琥珀青黛将军府;玉竹重楼国老家

我写上半句:相思成疾,半生苦等红娘子

你写下半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草入诗·四季歌 -

《春》

春风和煦满常山,芍药天麻及牡丹;

远志去寻使君子,当归何必问泽兰。

《夏》

端阳半夏五月天,菖蒲制酒乐半年;

庭前娇女红娘子,笑与槟榔同采莲。

《秋》

秋菊开花遍地黄,一日雨露一回香;

牧童去取国公酒,醉到天南星大光。

《冬》

冬来无处可防风,白纸糊窗一层层;

待到雪消阳起时,门外户悬白头翁。

提问:四首诗中,引用到中药名的谐音词,你猜对了吗?

 

 

- 本草入词 -

《满庭芳·静夜思》——辛弃疾

雲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硫黄。柏影桂枝交映,从容起,弄水银堂。连翘首,惊过半夏,凉透薄荷裳。

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老菊花黄。

借本草之名入诗词的文学作品不胜枚举,而其中经典当属辛弃疾的这一首。他以武入仕,却以词名留青史;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持戟定乾坤。在他600余首名作中,这首极为特别,因为它是辛弃疾新婚不久奔赴前线抗战杀敌时,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也是辛弃疾词作中罕见的一篇爱情奇文,巧妙地将24种中药化成绵绵的相思之意。

 

 

尘世间最浪漫的默契,是我懂你的壮志豪情,他的妻子范如玉是大文豪范邦彦之女,见字如晤,亦是以中药名镶嵌于给丈夫的回信中。

槟榔一去,已历半夏,岂不当归也。谁使君子,寄奴缠绕他枝,令故园芍药花无主矣。妻叩视天南星,下视忍冬藤,盼来了白芷书,茹不尽黄连苦。豆蔻不消心中恨,丁香空结雨中愁。人生三七过,看风吹西河柳,盼将军益母。

短短几十字,充分表达出一位妻子对远征在外丈夫的刻骨思念,及盼望丈夫早日凯旋归来的翘首之情!

英雄当配才女,稼轩夫妇的两首词,对本草之名的运用可谓入骨三分,让人读后不仅获得了文学的滋养,增长见识的同时也懂得那些被载入典籍的药草,也许治愈的是更多人心。

划重点:找出这两首词中,你熟知的中药,不限数量,并科普其药性

 

 

古往今来,那些被嵌入文学作品里的药用植物像一枚瑰宝,不只是药也是精神食粮,疗愈着身体上的疾病,抚慰着颠沛流离的灵魂。

「我们不能魂穿历史去目睹那一段又一段不朽的传奇,但我们能够以鄂尔多斯“守护者”的身份,一起轻嗅那些跨越千百年缭绕至今的草木芬芳。」

5月正当好,它们在图书馆,静候你的到来。

最后一问以下哪个植物不是鄂尔多斯药用植物范畴:猪毛菜、芍药、节节草、沙冬青、大白菜、米口袋、肉苁蓉

 

答案:「肉苁蓉」虽是中药材,但已属濒危植物

 

◇参考资料:《鄂尔多斯药用植物志》吴剑雄、刘桂蓉著。

上期回顾:☞ 星河滚烫,为你而来,濒危植物标本展,一场关于生命的仪式感

 

 

首页    活动宣传    将植物融入书籍,用生命为历史作序